李曉鵬走上“委員通道”:從垃圾的受害者變成垃圾的受益者

3月13日8時30分,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閉幕會前,第三場委員通道在人民大會堂一層中央大廳北側舉行。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光大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李曉鵬作為嘉賓亮相,講述意願心聲,展現履職成果。包括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在內的國內外300餘家主流媒體進行了現場直播、錄播。

以下為問答實錄:

記者:李委員您好,我們了解到您連續兩年都提交了有關垃圾秸稈焚燒綜合發電的提案,身為一家金融集團的掌門人,您為何對環保產業如此情有獨鍾?另外,我們也瞭了解到您的企業在相關領域已經進行了一些探索,想請您介紹一下有關情況,謝謝。

李曉鵬:

謝謝記者朋友的提問。剛才梁委員給大家介紹了一個柑橘產業的甜蜜事業,我給大家帶來的是垃圾處理問題,這兩個問題非常不同,但是我認為非常重要。

大家都知道,垃圾處理是生態環保環節中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工作。我們每個人既是垃圾的製造者,也是垃圾的受害者。據估算,我們每人每天產生生活垃圾大約在1公斤左右,這樣全國下來就是130萬噸,如果用填埋的辦法來處理這些垃圾,形象地打個比喻,一年大概要佔用50多個西湖,這不僅大量的浪費土地資源,而且會造成地下水的污染。這幾年在習近平總書記生態文明重要思想的指引下,全國的生態環境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垃圾發電產業也邁上了一個新台阶。

我瞭解的全國大概有30-40%的生活垃圾可以用來發電,但是我們的任務也很重,特別是在農村地區,大家都知道,現在“垃圾圍村”和“秸稈焚燒”成為了我們美麗鄉村建設中的兩大難題。如何探討走出一條對生活垃圾和秸稈焚燒一體化利用的新路子,我們光大集團一直在做這方面的探索。

我們去年在安徽省鳳陽縣投資了一座一體化的生活垃圾和秸稈焚燒發電廠,效果非常好。我調研時,當地的老百姓形象地比喻,說這個垃圾發電廠是一個什麼呢?是一個“發電機”,是一個“淨化器”,還是一個“錢袋子”。所謂“發電機”一年的發電量可以滿足全縣80萬人的半年生活用電。所謂“淨化器”,這個縣原來有64個秸稈的焚燒點,現在全沒有了,空氣品質非常好。所謂“錢袋子”,我們農民兄弟每年出售秸稈可以獲得將近1個億的收入,惠及10萬農民兄弟,也有4000人左右實現了就業。

那麼大家現在可能關心的是垃圾發電這個污染排放標準怎麼樣?我可以自豪地告訴大家,現在中國已經培養了一批包括光大國際在內的全球領先的垃圾發電企業,而且他們還創造了一批先進的垃圾發電技術,現在二噁英的排放全球先進標準是每立方米0.1納克,我們中國的垃圾發電廠可以把它降低到0.01納克,大大領先于全球先進標準。

那麼剛才這位元記者講了,說光大集團作為一家金融企業,為什麼鍾情於環保產業。我想很簡單,我們是中央企業,有責任、有義務參與到三大攻堅戰。光大又是一家產融結合的企業,我們可以利用有效的金融資源去支持環保事業、產業的發展。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對於綠色發展提出了新的要求,我們願意和全國老百姓一起,加大對環保,特別是垃圾發電產業的投入,讓我們從垃圾的受害者變成垃圾的受益者,共同建設美麗家園。 謝謝大家!

延伸閱讀:

“垃圾圍村”和“秸稈焚燒”一直是美麗鄉村建設的兩大難題,也是努力實現鄉村振興戰略任務目標中“生態宜居”必須要解決的難題。今天,我們看到城市環境整潔明淨,是因為有成熟的垃圾收運和處理體系,但是到了中小縣市特別是農村,這就成了一個棘手的問題。

中國約有2000多個中小規模的縣市,這些縣市大部分比較分散,生活垃圾產量每天只有三四百噸,採用填埋的處理方式,污染大、維護成本高,採用焚燒的方式,又無法達到規模化垃圾焚燒發電廠的最低要求,“垃圾隨處撒、塑膠任風刮、污水靠蒸發”成了一些鄉村的環境寫照。在廣大的農村地區,還普遍面臨著大量的農作物秸稈無法處置,長期秸稈還田會造成下一季農作物減產,農民不願意,但是焚燒又嚴重影響大氣品質,年年禁燒、年年燒盡、污染照舊。

經過多年努力,中國光大集團在實踐中探索出了城鄉一體化垃圾秸稈綜合發電模式,將專案覆蓋區域內的城鄉居民生活垃圾和農業生產過程中遺留的農作物秸稈、果殼等統一運到廠區集中焚燒處理,變為綠色電力反哺周邊城鄉。這種模式實現了城鄉生活垃圾處置和農林廢棄物處置統一規劃、建設和管理,垃圾焚燒發電與生物質發電“一站式”處理,對支持鄉村振興戰略具有四方面作用:第一,直接解決了生活垃圾處理、秸稈焚燒等難題,節約了原來填埋垃圾的土地,可以改善鄉村人居環境、防治空氣污染。第二,“城鄉一體化”項目是大型農業類企業,也是科技先導型、環保型、能源型、迴圈經濟類企業,能夠促進當地產業結構向環保能源、迴圈經濟、生態農業的方向轉型升級。三是通過改善中小縣域及周邊鄉村的生態環境,可以為這些地區招商引資創造過硬的自身條件。四是通過創造就業機會,可以把更多的勞動力留在當地。

對於貧困地區,城鄉一體化垃圾焚燒發電的模式貢獻更大:將廢棄物轉化為綠色電力,增加了貧困地區電力供應;通過收購秸稈“造血式”的精准扶貧,每個專案每年可以為當地農民增收近一億元;一個項目直接或間接可以解決千餘人的就業問題,每年至少帶動1000戶貧困戶脫貧,實現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和生態效益的多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