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曉鵬:金融控股集團的新認識、新治理與新探

在“首屆光大—光華金控論壇”上的致辭演講

光大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 李曉鵬

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嘉賓、各位同事:

大家上午好

值此首屆“光大—光華金控論壇”開幕之際,我謹代表中國光大集團,向蒞臨本次論壇的各位領導、專家學者及行業同仁表示熱烈的歡迎和衷心的感謝!

現在厲以甯教授正在步入會場,我建議大家以熱烈的掌聲對厲以甯教授的到來表示熱烈的歡迎!同時,也借此機會對北京大學在組織本次論壇過程中與光大的真誠合作和高效的工作表示敬意!

本次論壇的主題是“金控集團助力高品質發展”。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金控集團是改革開放的產物,在我國經濟發展過程中,金控集團對促進經濟的繁榮和現代金融體系的完善做出了積極貢獻。但由於金控集團的快速發展,加上治理不夠規範、經營不夠穩健,我國金控集團在發展過程中也出現過問題、走過彎路。如何實現金控集團的規範健康發展,需要我們對改革的歷程進行認真的反思,對金控集團的發展定位、改革取向等深層次問題作出系統、清晰的回答。

今年是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十周年。十年來,人們一直在對危機產生的根源和治理對策進行反思,其中包括對金控集團企業組織模式的重新認識。當前全球經濟總體保持復蘇勢頭,但世界經濟體系的內在脆弱性依然存在,“黑天鵝”和“灰犀牛”風險並存,有必要通過加強內部治理和外部監管,發揮金控集團的積極作用,減少風險隱患,實現趨利避害,健康發展。

正是基於這些考慮,中國光大集團和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聯合舉辦了這一次論壇。希望以如何規範金控發展助力高品質發展這一中心議題,來打造一個政府、企業、高校共同參與金控研究的平臺,為進一步探索有中國特色的金控發展之路貢獻力量。

下面,基於對近年來金控集團理論和實踐發展的思考,我想圍繞理論上的新認識、監管上的新治理、發展上的新探索,談一下觀點。

一、理論上的新認識

理論是實踐的先導。近年來,業界和學術界對金控集團理論進行了反思,取得了一些共識,集中體現在對以下三組關係的認識上:

一是金融與實體經濟的關係。在新古典經濟理論中,金融通過“貨幣中性”的假定成為了市場機制的附屬物。但在對金融危機的反思中,人們重新認識到,金融不僅僅是市場機制的從屬和被動反應,它自身可以脫離實體經濟迴圈,並通過“金融加速器”、“金融不穩定性”等機制影響經濟週期,導致金融和經濟危機。大家普遍認識到,如果金融機構行為失當、金融產品過度創新、金融市場脫離實體經濟自我迴圈與運行,就有可能成為金融危機的誘因。

二是金融監管與金融實踐的關係。上世紀初美國大蕭條發生後,一直有觀點認為混業經營是導致金融危機的原因。而近年來部分學者對美國金融業發展情況的實證分析表明,分業經營不僅沒有減少風險的發生,還降低了資源配置效率。全球金融危機之後,越來越多的學者認識到,混業經營不是金融危機發生的根本原因,碎片化的分業監管可能是導致金融危機的原因之一。金融治理體系的改革,並不是讓金融機構退回到分業經營,而是讓監管體系跟上綜合經營的實踐。從歷史演進的角度看,金融機構會經歷混業—分業—綜合化—修正綜合化的螺旋式發展過程,金融監管也會走向宏觀審慎和微觀審慎監管相結合的道路。

三是金控集團風險與效率的關係。金控集團組織體系良好運行的核心是要在風險和效率之間取得平衡。相對于單體金融機構,金控集團依靠規模經濟、範圍經濟優勢,帶來經營效率的提升,其綜合經營佈局也有利於平滑經濟週期波動,分散和抵禦經營風險。統計發現,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較之單體的金融機構,綜合性金融集團表現出較強的抗風險能力。然而,金控集團如果一味地追求做大規模、追求激進發展戰略,造成機構過於龐大、層級過於臃腫、結構過於複雜,反而會導致效率下降,並帶來風險隱患。實踐告訴我們,金控集團本身具有制度中性的特點,其組織架構和制度安排並不會天然帶來風險,我們完全可以通過合理的制度安排,正確的發展戰略,平衡效率與風險,實現金控集團組織優勢的最大化。

以上理論的思考和認識對我國金控集團發展有很多啟示:金控集團的發展要以服務實體經濟為根本使命,不能偏離實體經濟發展過度創新、自我迴圈;金控集團經營要堅守合規底線,同時監管也應根據新情況、新變化進行動態調整優化;要摒除分業經營和綜合經營孰優孰劣思維,把重點放在風險與效率的平衡、發展與能力的適應上;要在做好風險隔離、風險控制的基礎上,充分發揮金控集團綜合經營優勢,打造促進經濟高品質發展的金融“國之重器”。

二、監管上的新治理

基於對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的認識和反思,國際上開啟了新一輪監管治理改革。針對金控集團的特殊性,重點加強了風險隔離和系統性風險防控要求,完善了宏觀審慎監管體系建設。如美國2010年發佈《多德-弗蘭克法案》,提出了限制銀行從事高風險自營業務的“沃克爾規則”。英國2011年的“維克斯報告”提出了將零售銀行業務與其他風險業務實施隔離的“圍欄法則”,並出臺《金融服務法案》,形成“央行+行為監管局”的雙峰監管模式。歐盟2012年的“利卡寧報告”要求大型商業銀行建立有效的防火牆。德國出臺《金融穩定法》,成立金融穩定委員會,加強宏觀審慎管理。總體來看,國際上監管的新治理並未否定金控公司發展,更沒有重回分業經營的老路,而是以監管優化推動綜合經營發展,通過加強風險隔離、完善監管治理,更好地引導、規範金控公司發展。

過去幾年,我國金控公司發展迅速,為實體經濟發展做出很多貢獻,但也存在許多需要引起重視的問題。今年以來,央行、銀保監會及其他監管主體密切配合,對金控亂象開展了及時有效的整頓,一些金控集團野蠻生長、盲目擴張、違規發展等行為得到有效制止,對中國金融業的健康發展、消除風險隱患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近期,央行發佈了《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8)》,提出了針對金控集團的監管思路。採取宏觀審慎管理與微觀審慎監管相結合的方式,按照實質重於形式原則,以並表監管為基礎,對金控集團進行全面、持續、穿透監管,建立統籌監管機制,並賦予監管主體有效的監管手段。《報告》還指出了下一步對金控集團的監管重點,如明確市場准入監管、加強資本充足率監管、設置資產負債率要求、嚴格股權結構管理、明晰公司治理結構、增強集團整體風險管控和強化關聯交易監管等。這些監管思路符合中國國情,我們作為相關從業人員贊成並擁護央行和其他監管部門在金控監管上已經採取和正在採取的一系列措施。在此基礎上,我們對下一步規範金控公司的發展,提幾點建議:

一是儘快出臺相關制度。建議儘快出臺“金控公司監管辦法”,不僅要對金控集團“糾偏”,針對當前金控集團發展中的各種亂象,在經營範圍、組織形式、治理結構、風險隔離等方面進行清晰的界定,使金控集團發展“有法可依”;而且要為金控集團“正名”,通過引導金控集團規範發展,發揮金控集團在服務實體經濟、完善現代化金融體系和公司治理,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方面的重要作用。

二是堅持持牌經營,規範金控集團發展。金控集團作為一種特殊的公司經營形式,進入金控領域應該持牌經營。金控的發展不宜“遍地開花”,更忌“一哄而上”,要明確金控集團的金融屬性,通過實行持牌經營,把金控這一特殊經營形式法制化。

三是建立金控集團資本補充機制,大力推動金控集團混合所有制改革發展。金控集團的發展要通過股份制、混合所有制等形式增加和完善公司治理彈性和合理性,通過整體上市、發行次級債、優先股等多種方式,建立常態化資本補充機制,為金控發展增加資本實力。

四是發揮金控集團綜合經營優勢,支援實體經濟特別是民營經濟發展。金控集團是金融的百貨公司,在經濟實現高品質發展的過程中可以滿足各個方面的需求,通過各種金融手段支援實體經濟和民營經濟發展。我們應該不忘初心、凝心聚力,發揮金控集團的綜合優勢,支援實體經濟和民營經濟發展,助力我國經濟實現高品質發展。

三、發展上的新探索

隨著黨中央、國務院打好防範金融風險攻堅戰的深入推進,金控集團在發展中進行積極創新,今天我們邀請了很多在產融合作領域的著名企業家,要一起就完善金融和金控治理方面作新的探討。剛才辜勝阻副主席肯定了光大集團在探索具有中國特色的金控集團風險防範體系方面的思考,如打造風險管理的“三道防線”和風險隔離的“四道防火牆”。他們的核心觀點是:金控集團既要吸納其他金融機構包括商業銀行有效的防範風險的理念,比如說“三道防線”就是金融機構在長期實踐中在監管部門的指導下總結形成的風險防範有效措施。“三道防線”的第一道是市場行銷防線,第二道是風險、內控、審批防線,第三道是獨立審計稽核防線。“四道防火牆”是金控集團在新的形勢下需要認真研究的。第一道是戰略防火牆,金控集團的發展不能求大求快,而要求穩求高品質發展,在堅持品質、效益、規模協調發展的過程中有所為有所不為。第二道是體制防火牆,金控集團要建立總部適度多元、子公司專業化經營的管理體制,不能片面追求大而全、小而全、上下一般粗,上面是大金控,下面是小金控,從體制機制建設上有效規避無序競爭風險、交叉經營風險、操作風險。第三道是制度防火牆,就是要按照監管要求,通過健全完善風險限額、客戶集中度、資本充足率等管理制度,不能因為金控自身有資本實力,有融資能力而無序發展。第四道是資訊防火牆,就是要加強關聯交易資訊披露管理,嚴格履行關聯交易額度審批要求,加強品牌資訊的資源整合,嚴格客戶資訊管理,從關聯交易規範上有效規避聲譽風險、資訊不透明風險、監管套利風險。

各位領導,各位老師,各位專家,作為主辦方,今天向大家報告了我們對金控發展和風險控制的思考,希望能夠得到監管部門的指導,和大家交流溝通。預祝本次會議圓滿成功,期待在今後金控發展的實踐中得到各位的大力支持。

謝謝大家!